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茉莉香

含蓄,静美;清淡,典雅

 
 
 

日志

 
 

回忆父亲(一)  

2017-07-16 20:57:12|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父亲(一)

        再过几日(农历六月二十七),就到了父亲去世三周年纪念日。再次翻开父亲遗物,一件件、一桩桩……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思念,像闸门一样打开,父亲的身姿背影,父亲的音容笑貌,生前的点点往事,都浮现在我的眼前…… 

回忆父亲(一) - 清清茉莉香 - 清清茉莉香
父亲保存完好的入党申请书

从父亲保存了40多年的泛黄的入党申请书上可以看出,父亲出身贫苦。作为家中长子,几乎没读过什么书,很小的时候就帮家里做农活,十二、三岁就开始到煤矿做工贴补家用。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本该是上学读书承欢于父母膝下享受父母宠爱的年纪,却早早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听父亲讲,有一次与祖父去村后名叫范家滩的地里割黄豆,割完后祖父把豆子连秸打成捆,然后父子俩挑回家。大几十斤重的担子父亲挑刚上肩没走几步,就一口鲜血口中吐出。我记得当时听了很惊讶,问:祖父没看到你吐血吗?父亲说:知道了。我问:祖父说啥?父亲说:能说啥啊?又问:还让你继续挑?父亲说:是嘛。就这样父亲硬是强努着劲把几十斤重的黄豆挑子从几公里外的山上挑回来。我常想,父亲后来身体一直不好,这可能和童年少年时期超负荷劳累不无关系。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父亲十六岁那年(即一九五三年五月),父亲听说阳泉铁厂招工,在煤矿工作下班后,来不及回家洗脸换衣服就直接奔去报名,结果体检合格,此后父亲正式成为阳泉铁厂的一名工人,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在铁厂工作一年半后(即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并至太原晋生纺织厂(后更名山西针织厂)工作。

此后的近二十年中,即一九五四年底至一九七四年,父亲在山西针织厂这个革命大家庭里快速成长。当时厂里有学校、医院、电影院、商店等等,父亲在那里学技术,学文化,思想进步,从一个从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一名技术熟练的工人,为新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虽然从未听父亲谈起过,但我想,这二十年也许是父亲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这期间,父母结婚组成家庭,二人两地分居,父亲在太原工作,母亲在老家务农、照顾三个孩子。那个时期由于年龄太小,父亲留给我的记忆是模糊的、片段的,能够记得的就是记事以来父亲仅有的几次回家探亲和随母亲去太原看望父亲。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从太原至阳泉,唯一比较便利的交通工具就是绿皮火车,父亲每次往返于阳泉与太原之间,都是乘坐绿皮火车,以至于幼小的我,每天听到火车鸣笛声(家住市郊,离铁道不远,可听到火车通过市区鸣笛声),心里就会闪过一个念头:火车响了,父亲会回来吗?一直到现在,每每看到从太原到阳泉的绿皮车,就会驻足观望,就会想到父亲:曾经的二十年,就是这样的绿皮车承载了父亲回家的希望,就是这样的绿皮车寄托了母亲对父亲的翘首期盼。

回忆父亲(一) - 清清茉莉香 - 清清茉莉香

桃河边上绿皮车,父亲回家的希望

比较清晰的一次记忆是我在村里小学上一年级的时候,一天中午放学回家,一出校门,就朝村中大路跑去,一眼就看到二叔扛着个大行李包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边跑边喊:“二大!二大!”二叔也看到了我:“丫头,你爸回来了,在前面。”我扭头望去,是父亲,父亲也扛着个大行李包急急往家走,我赶紧跑着追上去,和父亲一路说笑着回到家。

和母亲一起去太原探亲,也只有唯一的一次模糊记忆,大约我八岁那年,与母亲、弟弟、三婶、三婶家小弟,去太原山大医院看望生病住院的二叔,顺便在父亲那里小住了几日。我们一行人到了太原,第二天,父亲就领着我们先去医院看望二叔。然后又请了一天假,陪我们去迎泽公园划船,去动物园看大熊猫。之后几天,就只记得父亲去食堂买饭,三毛钱一碗的西红柿面,父亲拿个大饭盆,两块钱的,回家后我们大小六个人一顿吃不完。父亲偶尔也会用煤油炉焖饭,父亲焖的米饭特别好,那个时候,在我们老家几乎吃不上大米,所以村里人几乎都不会焖饭,偶尔焖一次也都是焖煳或者焖不熟,后来长大后我的焖饭也是和父亲学的。

回忆父亲(一) - 清清茉莉香 - 清清茉莉香回忆父亲(一) - 清清茉莉香 - 清清茉莉香回忆父亲(一) - 清清茉莉香 - 清清茉莉香回忆父亲(一) - 清清茉莉香 - 清清茉莉香
年轻时的父亲与友人合影
    
    飘流在外的人,总希望有一天能回到故乡,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父亲那一辈的人,深深地眷恋着自己的家乡。在我九岁那年,父亲终于等到了一个与阳泉针织厂一名职工进行对调的机会。从此,父亲回到了阳泉,回到了家乡,父母亲终于结束了长达十几年的两地分居生活,我们一家人终得团聚。从此父亲与我们天天在一起,父亲的形象在我心里渐渐清晰起来;从此“父亲”也不再只是个代名词,父爱变得更加真实实在,我们在父爱的庇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起来!

                                                                               (写于二零一七年农历六)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